韦斯卡vs阿拉维斯
最新圖片文章
  • 沒有任何帶圖片的信息!
  •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您現在的位置廣西來賓市黨建網>> 政策法規
    專家解讀《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實施方案》意義和亮點 紀檢體制改革吹響“集結號”
    發布時間:2014年07月14日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不久前,中央審議通過了《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實施方案》出臺有何重大意義、有哪些亮點?記者日前就這些問題專訪了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

      用改革的思路和方法來解決深層次問題

      記者:為什么要出臺《實施方案》?

      高波: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以“零容忍”態度嚴懲腐敗。從巡視制度改革到網絡監督拓展,從職能定位轉變到內部機構調整等,一系列改革舉措相繼實施。《實施方案》是這些有效舉措的集成和優化,是反腐敗理論認識成果、實踐創新成果、制度建設成果的提升和固化。

      另一方面,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加強反腐敗體制機制創新和制度保障作出重要部署,列出了一系列“任務清單”。中央紀委堅決貫徹黨中央的決策,落實三中全會決定要求,深入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在改革中推進,在創新中發展。《實施方案》起到了改革“后評估”和落實再督促的雙向功能。

      此外,目前一些制約黨的紀律檢查工作的體制障礙依然存在。比如查辦腐敗案件的機構、資源比較分散,難以形成有效合力;一些領域腐敗現象易發多發,與老百姓的期待還有差距等。《實施方案》直指長期以來形成的一些紀律檢查體制“病灶”,用改革的思路和方法來解決深層次問題,是反腐敗攻堅克難、取得實效的根本路徑。

      體現了問題導向、責任導向和執行導向

      記者:《實施方案》在哪些方面對紀檢體制改革進行了重點部署?

      高波:《實施方案》充分體現了問題導向、責任導向和執行導向。其改革重點有以下幾點:

      ——“兩個責任一起扛”。明確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黨委負主體責任,紀委負監督責任。要求“兩個責任一起扛”,種好“責任田”。各級黨委要成為權責對應、名實相符的責任主體,黨委書記對本地區本部門黨風廉政建設負全責、首責、總責,黨委領導班子成員分工不分家,都扛起“一崗雙責”。紀委在深化“三轉”背景下,牢牢鎖定“監督、執紀、問責”三個關鍵詞,把更多力量放到主責主業主項,堅決遏制腐敗蔓延勢頭。

      ——“兩個‘上’為主”。把紀委兩項重要權力——查辦案件的事權和干部提名的人權“上提”,推動黨的紀律檢查工作雙重領導體制改革“落地”,強化上級紀委對下級紀委的領導,更好地支持和指導下級紀委聚焦主業、履行職責。

      ——“兩個全覆蓋”。一是加快落實中央紀委向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實現全覆蓋,強化派駐機構對駐在部門領導班子及其成員的實質性監督。二是實現巡視工作全覆蓋,改進中央和省區市巡視制度,做到對地方、部門、企事業單位全覆蓋,推動常規巡視和專項巡視同步深化。

      ——“兩個人群一起管”。一是對領導干部“本人”即權力行使者加強監管,如完善防止領導干部利用公共權力或自身影響謀取私利的法規制度,完善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和任職回避方面的法規制度等,強化黨內誠信和黨內監督。二是對領導干部“家人”即利益相關人加強監管,如重點關注和規范領導干部親屬經商、擔任公職和社會組織職務等情況,加強對配偶、子女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的管理等。

      著力構建反腐敗工作的“無縫網絡”

      記者:《實施方案》呈現出哪些亮點?

      高波:我感覺,《實施方案》有不少亮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進一步構建治黨管黨的責任落實體系。《實施方案》著力構建起黨內治理、黨內監督的責任鏈條、責任體系和問責機制,特別是對“誰來負責、如何問責”作出了清晰界定,提出了工作要求。如根據十八大之后的實踐進展,要求推動各級黨委(黨組)特別是主要負責同志牢固樹立不抓黨風廉政建設就是嚴重失職的意識,著力構建落實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任務的“無縫網絡”。

      ——進一步傳導上下聯動的黨內監督壓力。《實施方案》提出的一些重要改革舉措,都是從中央紀委機關首先改起,自上而下推動整個紀檢監察系統的改革工作。一方面,要督促各級黨委(黨組)層層傳導壓力,制定落實主體責任的具體措施。另一方面,實行紀委書記向上級紀委報告履行監督責任情況,各級黨委向上級黨委報告履行主體責任情況等,同時要加強和完善紀檢機關內部監督機制,防止“燈下黑”、確保自身硬。

      ——進一步明確紀檢監察機關的主業主責。明確紀委職責定位,清理有關議事協調機構,把不該管的工作交給主責部門,把應該管的工作切實管好。調整紀委機關內設機構,聚焦中心任務,把更多資源力量投放到反貪懲腐的主業上,使監督、執紀、問責的職能定位更加清晰。如中紀委先“做減法”,將中央紀委監察部參與的議事協調機構從125個清理到14個;再“做加法”,通過機構改革增加查辦案件的機構力量,做大做強主業,為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的體制改革提供了“模板”。

      ——進一步強化對腐敗和特權的治理高壓。體制改革是“投入”,打擊貪腐是“產出”,要通過相關改革提高效率、形成震懾、保持高壓。如通過巡視制度改革、網絡監督提速等,形成正風肅紀的強大輿論聲勢等。

    《人民日報》(2014年7月14日11版)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觀后心情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韦斯卡vs阿拉维斯 决赛拜仁慕尼黑vs切尔西 ag电子游戏输死了 疯狂维京海盗怎么玩 秒速时时彩官方的吗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快一定一牛 三国全面战争策略 自由精神电子游戏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斯图加特大学 ac米兰乌迪内斯青年队 2019尤文图斯vs马德里竞技 凤凰电子游戏 北京赛车软件 085骰宝